『蔡國強的裝置,帶有強烈的戲劇張力,形體形象背後總有情節呼之欲出』 -楊照
 
                   
《撞牆》:2006年作品創作原材料:由99只真實大小的狼複製品和一堵玻璃牆。
                    假狼由紗網、樹脂和著皮革製成。展出地點:畢爾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館
繼入口處的 <<不合時宜:舞台二>> 參觀完實際比例 1:1 的老虎們痛苦的表情後,
Head on <<撞牆>> 又再次深深震憾了我們, 蔡國強的作品規模之大, 氣勢磅礡, 另人懾服
漫步在狼群中或是站在狼群底下, 感覺粉奇妙, 玻璃牆上的狼群痛苦的表情與肢體呈現唯妙唯肖
仿佛看見盲從的人們不斷的重覆上演歷史的悲劇與崇拜英雄主義的價值觀...
 
狼是隱喻的英雄主義,99隻前仆後繼的狼集體式的衝撞一堵透明的玻璃牆,呈現出一種集體意識和行動的盲從,
蔡國強用透明玻璃牆來比喻看不見的牆更難拆。

《反射的禮物磐》2004年作品創作原材料:出土木船和瓷器尺寸可變
    收藏者:Caspar H. Schubbe 展出地點:畢爾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館
              
真正讓人驚嘆的,是那些完整記錄了蔡國強創作過程的影片,進行爆破前,有許多繁複的前置作業,
必須先在畫作上依據木炭畫的輪廓製作各式紙型,並在紙上鋪設計算好的黑色的或黃色的火藥噸量,
點燃引信的一瞬間,碰!的一聲,火光烈焰之後整個會場都是煙霧,工作人員忙著熄滅零星火苗,
揭開蓋在作品上的石磚和防火布,一個個讓眾人驚嘆的作品就這樣呈現在我們眼前。
《不合時宜:舞台一》2004年作品創作原材料:九輛汽車和燈管尺寸可變
    收藏者:西雅圖美術博物館展出地點:紐約所羅門河古根海姆博物館展出的複製品,2008年
美術館入口處的作品讓人忍不住佇足許久....為什麼要把車子吊的那麼高呢...哈哈哈, 我真的這麼想過...
此作品在描述一輛行駛的汽車, 受到爆破衝擊力, 騰空盤旋如噴射火燄般的光亮...真的粉酷
文化大混浴跟威尼斯收租院是可以拍照的展品之一, 自然吸引了不少攝影愛好者逗留
1999年6月《威尼斯收租院》在威尼斯Deposito Polveri軍火庫首次展出,原作者龍緒理和9位來自中國的年輕雕塑家,現場製作了108件真人大小的雕塑,展期中,部份雕塑在創造的同時,另一些雕塑在乾裂並破損,展覽結束後雕塑則被打碎丟棄。在展覽現場,藝術家試圖引導觀眾,不僅是看雕塑品,更重要的是觀看做雕塑的過程表演,展廳成為藝術品製作的現場,藝術家本體也成為作品展示之一,進而讓觀眾思考藝術家在不同時代的命運。
上午看完了蔡國強的震撼教育, 緊接者轉戰歷史博物館接受梵谷的薰陶
漫步在植物園時看到了不少貓咪慵懶的晒著太陽, 忍不住拍了幾張
 
「燃燒的靈魂.梵谷」特展                  
以下內容轉載自 年代售票網 與 燃燒的靈魂.梵谷 官網
只知道向日葵,不能算認識梵谷(Vincent van Gogh)!
藝術史上少有其他畫家像梵谷,幾乎無人不知;但梵谷的寂寞也幾乎無人能懂
1890年7 月29日,梵谷用一把左輪手槍自殺,結束37歲的年輕生命。
「燃燒的靈魂─梵谷」特展,有梵谷的重要代表作「星空下的絲柏路」、「絲柏樹與兩個女人」的油畫與素描,
三張絲柏系列一同展出相當難得,也是「燃燒的靈魂─梵谷」特展最不能錯過的精采重點。  
這項展覽的展品,主要來自全球兩大梵谷收藏重鎮之一,荷蘭庫勒穆勒美術館(Kroller-Muller Museum),
三張絲柏系列映照梵谷燃燒的靈魂,還有「自畫像」、「好撒馬利亞人」、「聖雷米精神療養院的花園」
等代表作,以及具見梵谷人道關懷精神的礦工炭筆素描,以水彩、色粉筆、墨水等多元媒材的早期創作。
此外,日本以收藏西洋畫作與印象派著稱的POLA美術館,也慨然借出梵谷最後一個多月所畫的「薊花」,
讓大家更能認識梵谷藝術的全貌。
就像Don McLean那首獻給梵谷的經典名歌「文生」(Vincent)所唱:人們不想聽也不理會;
但只要你親自站在梵谷的畫作前,他的動人筆觸就能神奇溶化你,讓你看見他成為藝術巨匠的真正傳奇,
並且唱起「文生」最後一段開頭那句:我想我已明白,你想說的是什麼(Now I think I know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來看,你所不知道的梵谷!
 
入口處的標語與天花板的星空投影讓人印象深刻, 展場入口設在二樓, 陳列的作品為炭筆素描以及水彩、色粉筆、
墨水等多元媒材的早期創作, 一樓則陳列梵谷受到點描派影響,色彩明亮的自畫像與最撼動人心的巨大旋渦筆觸,
著名的「星夜」(Starry Night)及一系列橄欖樹、絲柏樹系列。
絲柏系列是在深藍底色勾畫淺色,營造出「黑暗色調」,看起來有逆光的效果,讓支配畫面的巨大絲柏樹,
彷彿曠野之中拔地而起、竄向天空的黑色火炬。 旋渦動感的筆觸、用盡生命力氣的厚塗手法,
讓梵谷所畫的黑色火炬更加熾烈,帶我們看見梵谷燃燒的靈魂。
One may have a blazing hearth in one's soul and yet no one ever comes to sit by it.
Passersby see only a wisp of smoke from the chimney and continue on the way.
在靈魂一角可能有著一座燃燒著熾熱火焰的火爐, 然而無人前來取暖;
過客只瞥見煙囪的一抹輕煙 又匆匆繼續他們的旅程。
對了~別抱怨沒看到向日葵, 星空, 鳶尾花等名作...因為之前在故宮展過啦....

amourg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